# 技术的边界

作者: 阮一峰

# 1、学会技术可以摆脱牢房

去年,网上流传一则趣闻。

美国圣昆廷州立监狱安排囚犯学习编程,完成学习的犯人出狱后,没有一个人重新犯罪被抓回监狱。一位刚刚出狱的囚犯说:“太可怕了,我宁愿在外面饿死也不想再进去学编程了。”

后面那句话是网友杜撰的,但是程序员圈子里,大家依然把它当作笑话转发。“你看,编程多痛苦,还不如坐牢呢。”

我一直忘不了这个段子,觉得它是一个很好的象征:当代社会就像一座机器组成的监狱,学会技术可以摆脱牢房。

# 2、技术越来越难懂

人类已经不再生活在大自然了,而是生活在一种机器环境:住宅、交通、医疗、食物……就连水和空气都是机器提供的。如果机器出故障,人类顿时就有危机。就像病人依赖呼吸机和心脏起博器,人类也依赖着机器。整个社会已经机器化了。

这没有问题,我们理应享受技术成果。问题是,技术正变得越来越先进,也越来越难懂,大多数人已经不能够理解技术了。

多少人能说清,手机通信的原理是什么:为什么对着空气发送信号,就能被几千公里以外的另一个人实时收到,而不会发错对象?或者,为什么扫描枪扫一下手机二维码,你的资金就转到了商家的账上?

我们已经不懂了,技术如何达成这一切。我们只是按照别人设计好的方式,像傻瓜一样地使用它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技术已经成了一种魔法。我们使用技术,然后像看魔法一样,看着机器变出神奇的结果。由于熟视无睹,我们都不感到惊奇了。

我们其实已经生活在一个魔法世界里面,享受着各种技术发明,它们的神奇程度是最大胆的想象力都没有预测到的。

# 3、技术的使用成本

我妈妈刚开始上网时,有一个问题让她很困惑:为什么网站要求输入用户名和密码,这是什么东西?

她问我:“用户名就是身份证上的名字吗?密码是不是身份证号?”我跟她解释:“网站通过用户名才能知道你是谁,密码则是为了防止别人冒充你。它们都可以自己设定。”我妈似懂非懂,为什么要自己为自己起名呢……

我妈有了用户名以后,可以自己在“某宝”上买东西了。过了一阵子,她来找我,说用户名不管用了。我过去一看,原来她用这个名字在”某东“登录,怎么都登录不上去。她不太明白,为什么在一个网站申请了用户名,到另一个网站就必须再申请一次?

我有时想,等到了我妈的年龄,我是否也会对那时的新技术一头雾水,像看天书一样,不懂如何使用。

现在的大城市,上下班高峰时段,有时你有钱也打不到出租车,必须使用手机 App 才能叫到车。这对于那些不会使用那些 App 叫车的老年人,真是一种磨难。这就是我们所有人的处境:如果你不理解技术,不会使用它,就麻烦了。

# 4、没有人能够理解全部的技术

我们的社会已经如此依赖技术,为了适应外界,你至少要知道如何使用它。糟糕的是,技术已经变得如此复杂,没有人能够全部搞懂。系统越来越复杂,分工越来越细,一个人已经不可能从头到尾掌握整个系统了。

就拿计算机来说,从底层 CPU 芯片一直到上层的图形界面,中间大概依次有几十层(甚至上百层)的操作接口,要想全部掌握这些层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有人总结过,单单是“网站搜索”这个简单操作,中间就有 24 个环节。也就是说,你要搞懂这个操作,就有这么多东西要学习。

现在的情况是:没有人能够理解全部的技术,每个人只懂自己的那一小块。根本无法预测和判断,某个领域的技术发展会引起整个系统怎样的变化。五年规划或十年规划,那种整体的准确安排和控制,就更谈不上了。

技术已经到了这样一个地步:我们走一步看一步,谁也不知道十年后,技术会突破到什么程度。

# 5、技术恐慌

技术最终会把人类带到哪里呢?

我想我们已经完全不知道了。人类一项又一项地发明新技术,对于新技术带来的后果,已经失去了控制,听任它带着我们向前走。

举例来说,人工智能领域有一个概念,叫做“终极智能”。意思是,当机器的智能达到这种程度时,就不需要人类再做发明创造了,因为机器自己就会发明创造。如果这种“终极智能”真的可能实现,技术要不要去实现它呢?

目前来看,技术完全是野蛮生长,没有办法遏制它的发展。哪怕某种技术最终给人类带来毁灭性影响,我们也无能为力。只要技术有能力做到的事情,最终都会做到。人类(严格地说是某些人)最终将拥有可怕的力量。

# 6、地狱笑话

最后,我想到了另一个笑话。

一架飞机即将起飞,里面坐的都是各大软件公司的老板。这时,机长问了他们一个问题:如果这架飞机的控制软件是你的公司写的,你还敢坐吗?

除了一个人,其他人都表示不敢坐。唯一那位愿意继续留在飞机上的乘客,机长走到他的面前,钦佩地说:“看来您对自己公司的软件非常有信心。”那位老板摇摇头:“不是啦,我很清楚,如果你们用了我们的软件,这架飞机根本飞不起来。”